校报专访我院国家“优青”获得者王玉东教授

阅读: 269

纯“国产”的“人生赢家”——记我校经济管理学院王玉东教授

  

不久前,一篇题为《科研有青春偶像吗?有———90后美女博导后,89年出生的国家优青获得者也来了!》的文章火爆网络,该文章盘点了众多在科研领域有着累累硕果的85后青年学者,其中就有我校经济管理学院王玉东教授。与其他均有着国外留学经历的人不同,王玉东本硕博都在国内大学学习,是位纯国产教授。今年才步入而立之年的他,27岁便早早实现成为一名大学教师的人生理想,并在同年刷新了我校获得教授职称的最低年龄记录。他不仅拥有令同行惊叹的学术成就,担任学院系主任的职务,还组建了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可以说,王玉东是名副其实的人生赢家

恣意驰骋在自己的学术王国

23岁结束在南京财经大学的本硕学业,考博进入上海交通大学金融工程专业学习,4年时间完成博士学业,27岁毕业成为教授,面对这样的履历,当记者问到,是不是从小到大都被称为学霸?王玉东没有迟疑,笑着说可以算是了。然而这位学霸,却在高考时遭遇了滑铁卢。本以为自己发挥出色,王玉东认认真真填报了第一志愿上交大的数学、物理等理工科专业,没想到最终却被第二志愿南财的金融专业录取了。那时候我对金融专业是什么完全没有概念。王玉东耸了耸肩,言语间却完全没有遗憾或是不甘。虽然高考失利了,但我的内心毫无波动。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沿着这条路好好走下去。王玉东的这份淡然来源于对学术、对追求人生目标的专注。

早在大三时,王玉东就打定主意要成为一名大学教师。他听老师说,要成为大学教师必须拥有博士学位,所以当身边的同学都忙于实习找工作的时候,他连简历都没有写,闷头准备考研、考博。硕士阶段,王玉东就对写论文展现出了超乎常人的持续动力和饱满热情。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没有其他业余爱好。王玉东最大的乐趣,就是饱览文献,却不循着前人的方法做研究,而是挖掘现有研究中的兴趣点,按照自己的方法做文章。彼时,在南财发过SSCI英文论文的人屈指可数,还是硕士研究生的王玉东便是其中之一。这种成就感是其他任何事都无法带给他的,他乐享其中。

升入博士以后,他更加沉浸在纯粹的学术空间里。只需要一台电脑,一个数据库,他就能恣意驰骋在自己构筑的学术王国里。除了必要的外出活动,他几乎寸步不离宿舍,设计模型、找数据、编程、运算、撰文,那些旁人看来枯燥无味的文字和符号,却都是王玉东的最爱。一旦投入到学术中去,他仿佛就进入了另一个次元空间,走在路上甚至是坐在某个会场里时,他的脑内都塞满了论文的灵感。凭借着对学术的极致追求,王玉东在博士期间,以综合成绩排名始终位列全院第一名的成绩囊括了大大小小各类奖学金。博士期间我没有问家里要过一分钱,毕业的时候还用积蓄买了辆大众车。讲到这里,他露出了骄傲的微笑。
  在SCI/SSCI期刊发表学术论文42篇,其中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论文38篇,学术论文被SCI/SSCI引用569次(其中它引497次),在Google学术中被引用超过1000次,Scopus H指数为16,并以第一作者在经济管理领域顶级期刊《Management Science》上发表论文……多年来的积淀,让王玉东获得2017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管理学部全国仅15个项目获评,入选比例不足十分之一,为经管学院首次。听闻这样的成绩,众多社会媒体纷纷向他发出采访邀请,但他都委婉拒绝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大学教师,“85后教授的标签也好,荣誉也好,都是身外之物,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你在自己的圈子里做出的成绩,离开了这个圈子,其实什么都不是。王玉东如是说。

以对待学术的热度去温暖学生

直到遇见博士阶段导师、金融工程界泰斗吴冲锋教授,王玉东才开始默默勾勒心目中理想的教师形象。

吴老师很少组织学生开定期组会,只有王玉东每每在学术上有所困惑时,会主动请教吴老师。时间长了,若是一段时间没见到王玉东的身影,吴老师还会打电话关心他的近况。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愈发亲近。这时王玉东才知道,原来吴老师是国内最早一批在金融工程领域开疆拓土的大牛,他30岁时便成为了教授,40岁时更是几乎将各类校内任职和社会任职的头衔收入囊中。但吴老师极为低调,个人简历也只有寥寥数笔。不要张扬是吴老师最常说的一句话,王玉东铭记心间。

吴老师对学生的悉心关怀和倾囊相授,影响了日后王玉东培养自己的研究生的方式。2014年,王玉东成为了我校经管学院的一名老师。和吴老师一样,王玉东也很少组织定期组会,更不喜欢规定学生的论文选题,他认为这种任务式的学习方式只会剥夺学习中的乐趣。每当有学生表示想跟着他的研究方向写论文,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学术成果会不会增加,而是这是否有利于学生的成长。一来是因为在他看来,经济管理学的学科间是互通的,自己的研究方向会局限学生的思路;二来是他自觉,大多数学者在一个研究方向上从事多年研究后,都会形成一些个人独有的强迫症。因而在看到新手的研究成果时,很容易会带着自己的强迫症把学生的论文改得面目全非。这其实是非常伤害学生自信心的做法,尽管他们能力有限,但每篇论文中都还是凝结着他们的心血和努力的。每当实证分析结果不理想就要推翻重写,对他们的打击会很大。因此,不论学生选择什么样的研究话题,只要是帮学生修改论文,他必定会在整篇文档里写满密密麻麻的红色修订标注,从标题用词的准确性到参考文献的格式,他事无巨细,手把手教学生修改。对此,他解释道:如果我改得很仔细,学生看到这么多修订,肯定会感到不好意思,修改的时候也就会更认真一些。如果你看得不仔细,学生就会产生自己做得还不错的错觉,或是觉得反正导师也不会认真看,我没必要认真改。一位在SSCI上发表英文论文的学生说:要问还有哪位老师可以做到王老师这样的认真和细心,我想不出第二个。他从来不会责骂我们,做的不好的地方,他都是当面一点一点帮我们指出、改正。遇到他是我最大的幸运。

小王老师反差萌

与写论文时的沉默与孤僻截然相反,课堂上,王玉东用打了鸡血一样形容自己的状态。目前,他每周要上2-3节课,分别是面向大四学生的《行为金融学》,面向研究生的《固定收益证券》和《金融研究专题》。大四学生和研究生没有新生的青涩和拘谨,常与他互动,活跃的课堂气氛更能激发他的灵感和激情。除了脑海中常常蹦出备课内容之外的新奇想法之外,他还喜欢和学生聊一些近期的热门话题,但他拒绝给学生讲大道理,比如他很喜欢拿自己高考失利的经历鼓励学生坦然接受挫折,珍惜当下,倍加努力。给学生上课是王玉东调节状态的最佳途径,写论文时憋着的话,借助上课的机会便统统倾泻出来。

学生口中外表直男,内心浪漫的他私底下是个暖心的好兄长、好丈夫和好爸爸。

过节的时候他会带着夫人和女儿一起与学生聚餐。他门下的研究生,7个人中有6个是女生。他担心女学生有些困难对他难以开口,便把夫人的微信号分享给学生,对此他的一位女学生说:这个细节特别令人感动,有一种师为兄师为父的感觉。有一次学生说论文的数据算不出来,抱着电脑去找他,他这才看到毕业论文的文件夹竟然被学生命名为小王的材料。对此他完全不介意,开玩笑道:也许等我到了40多岁,他们就会叫我老王吧。因为与学生的年龄很接近,他能以更贴近学生的视角为他们指点迷津。尽管他十分渴望遇到志同道合的博士生跟随他一同做研究,但他给予学生充分的发展自由。以前觉得,如果每个学生都读博士就好了。现在觉得,如果学生对研究有兴趣,自然会主动来找我,如果他们对研究没有兴趣,我也不应该强迫他们。在他看来,博士4年的时间,如是在银行或是证券公司工作,可能已经晋升主管岗位了。但若是硬要读博士,又不能按时毕业,耗费大好青春未免太过可惜。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不论学生选择继续深造还是就业,他都全力支持。他常教育学生:要抱着最大的热情,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情。他对治学、育人的付出,就是给学生树立的最好榜样。就像吴老师当年对我一样,我不仅要把学生领上路,更要送他们一程。王玉东如是说。

今年刚满30岁的王玉东,来到南理工后3年首聘期已满。他将更新聘用合同视为一个崭新的开始,过去取得的成就已经清零。谈到未来的愿望,这位在学术上雷厉风行、勇往无前的年轻系主任,露出了罕见的柔情。他腼腆地笑了笑说,希望老二平安降生,健康长大,老大不要再过度粘着他,乖乖去幼儿园。上课、指导学生、处理系里的事务性工作、做论文,尽管每天的工作都安排得很满,但王玉东一定会留出充足的时间陪伴家庭。他常与国外学者通过视频沟通合作论文的进度,对国外的学术环境很是向往,但他因为结婚和孩子的降生,不断推迟自己的出国计划。对此,他说:有机会我肯定会出去的,只是现在孩子的成长更不能错过。思考了半晌,他才提了一个自己的小小愿望:多写论文。我自己就是做预测和风险管理的,但人生是不可预测的。因此太长远的事我不会去考虑,专心过好当下。尽管在多数人眼里看来王玉东已是人生赢家,但于他来说,每一个成绩的取得,都是他重新再出发的起点。做研究、写论文早已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认真度过的每一天,就是他一步一步攀登学术巅峰的过程。

  

评论功能已关闭。